大巴刹鼠患 州议员亲身“下海”捉鼠 与鼠拼博 空手归(有视频) | 东海岸人 - 中國報 EC ChinaPress

大巴刹鼠患 州议员亲身“下海”捉鼠 与鼠拼博 空手归(有视频)

沈春祥(左3)在捉鼠行动结束后,亲手“检验”鼠尸。左3为捕鼠人罗查尼、阿都马力、凯鲁丁、诺卡马华蒂及阿都哈金。
大巴刹垃圾桶是老鼠觅食重点区,成了捕鼠人围捕老鼠的最佳之处。



(关丹12日讯)关丹大巴刹一带鼠患,引发环境卫生隐忧,州议员为助解鼠患,不惜亲身“下海”捉鼠,结果空手而归。

日前巡查关丹大巴刹情况的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,昨晚联合关丹市议会城市服务组官员及太平洋学院45名学院生,拉大队前往关丹大巴刹一带,展开为时3小时的捉鼠行动。


市议会基于环境卫生安全考量,全程只能采用网捕方式捉拿四处窜逃的老鼠,结果劳师动众的捕捉行动,最终只捕得24只肥硕,体积大如小猫的老鼠,未达预设的100只目标。
众人除了将捕捉重点专注在大巴刹外的大垃圾桶,也前往大巴刹旁商店区小巷及大巴刹内,引起附近民众关注。

首次参与行动的沈春祥,在听聆安全指示及捕捉方式后,亲自拿取 网捕器具,更全程参与追捕老鼠过程,惟网捕需要熟稔技巧、眼明手快,最终空手而归。

为了奖励捕捉者的辛劳,沈春祥也特别以每捉一只获奖励2令吉,激励参与者尤其是也是首次参与的学院生。

沈春祥说,徒手采用网捕器的捉老鼠方式,过程非常辛苦,实际效率不比设陷阱、下药为快,但是却是对大巴刹卫生安全最为合适的方式。

“由于担心老鼠在中毒或沾到有毒物品后,四周窜跑,从食物或食材上跑过,污染食材,甚至担心引发鼠尿病等传染病,最终只能选择徒手捕鼠。”

他说,他将把捕鼠经验带入州议会,要求州政府加以关注及重视捕鼠人的辛劳,协助改善现有捕鼠人的福利。

“为解决及减低鼠患问题,这一群一直来默默在黑夜中与老鼠对抗的捕鼠人心酸及处境,的确无人知晓。”

阿都马力(右)向沈春祥指出设有捕鼠器的垃圾桶早已被偷铁者破坏,失去功能。
沈春祥在大巴刹鱼档处,发现一条被老鼠啃咬的鲶鱼。
关丹大巴刹内不时出现老鼠四窜活动,捉鼠队伍仔细搜找鼠迹。

沈春祥披露,在着手解决大巴刹鼠患问题的同时,关丹市也面对另两个棘手的动物问题,即流浪狗群及鸟群。

“目前除了关丹市议会捉狗队,民众也通过非政府组织成立如关丹动物拯救与教育协会(KARE)的单位,专门收入流浪狗,如今由热心商家捐出的2英亩地段,已收容逾300只流良狗,早已狗满为患。”

他说,市议会平均每日接20宗野狗投诉,在捉得野狗后,因收容处不足,只能选择让狗儿安乐死,但药品成本很高,每支200令吉的药物只能助4只狗儿安乐死。

“除了安乐死,一些狗儿也被逐放到森林区,任由它们自行觅食,甚至面对成为毒蛇裹中食。”

他也说,将向州政府建议及要求拨出5英亩地段,建设狗儿收容所,以减少逐放流浪狗反而引起他区野狗爆增问题,如格宾工业区现今出现野狗一样。

他也提出市区夜间鸟群栖息在街道旁,鸟粪处处,需要设法解决。


*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、人身攻擊、庸俗、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;必須審核的留言,或將不會即時出現。
EC民调
看大家意见 更多
政府宣布放宽隔热膜透光度条例,你认为合理吗?
政府宣布放宽隔热膜透光度条例,你认为合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