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东海岸头条】全津学校转为半津 华校资产主权须先厘清 | 东海岸人 - 中國報 EC ChinaPress

【今日东海岸头条】全津学校转为半津 华校资产主权须先厘清

(哥打峇鲁、瓜拉登嘉楼、关丹、劳勿、直凉14日讯)全津学校转为半津学校课题持续发酵,东海岸多所华校立场不一,半津学校因担心学校资产问题而无所适从,已属全津的学校则甘之如贻,只希望维持原状。



对于大部分华校董家协成员,半津学校面对的发展经费来源问题,都无法只仰赖政府拨款获得解决,数十年所积攒下来的各方面资产包括校地的主权,一旦转为全津学校,都是必须厘清的问题。

 


都赖华小其中一班学生,周三(14日)上午,参加数学比赛。

同时,根据一些已转为全津贴学校的董家协成员反馈,全津学校并非事事皆能如意以偿,政府只会负担学校的水电费帐单,但是对于学校所面对的基设维修及桌椅不足等问题,却无法获得即时解决。

尽管全津学校校方在教育局开放基设维修申请时,如实呈报及提出申请,但最终都有如石沉大海。

一些学校甚至在提出砍伐过于靠近校舍范围茂盛大树的要求,以及测量学校篱笆等,最终都因没有拨款而不了了之。

有鉴于此,一些全津学校校方对于作为属于郊区微型华小的政府学校,享有的福利反而不及政府资助学校(半津)好而大感无可奈何。

所以,无论全津或是半津学校,皆各有所长及有所不足,胥视各校需要,但最终亦不希望新政府以“开倒车”政策,剥削华教未来的发展。

道北育智华小是丹州其中一所全津华小。

黄国森(瓜登中华维新小学家教协会主席)

华校如今的规模和许多设备,都是仰赖民间多年来的捐助,各造热心心士支持才建立起来的,包括许多华校的校地和资产,也是靠捐款和半卖半送方式累积起来,政府没有厘清或说明一旦变成全津贴学校该如何处理,董事部是不可能把这些源自民间的血汗,都归政府所有,这种做法也欠妥当。

政府每年已有为半津贴华校负担部分开销,包括教师薪酬和部分硬体设备,董家协会致力使学校各方面设备趋向完善,为学生打造更理想的学习环境。

同时,来自一些已转为全津贴学校的经验,政府根本无法满足校方所提出的要求,这些都是转变为全津学校所要考量的因素。

瓜登中华维新小学家教协会主席黄国森(右2)等人代表维小接领由登嘉楼关帝庙移交的教育拨款。

拿督杨文玉(北根港口育华华小董事长)

我校虽是政府学校(全津),但政府只负责学校的水电费帐单,对于学校面对的基设维修及桌椅等不足,无法获得应得关照,即使校方在教育局开放基设维修申请时,如实呈报及申请,最终都是没下文。

就连校方申请砍伐过于靠近两层楼校舍的茂盛大树,和多次测量学校篱笆,最终都因没有拨款,无法获准进行,结果学校日前在外县人民代议员援助下,展开一系列的维修工作,改善校舍情况。

这让校方有感做为属于郊区微型华小的政府学校,享有福利反不及政府资助学校(半津)好,连申请政府拨款的机会也没有,似如被遗忘的学校。

 

拿督朱源安(关丹达士华校及班珍华校董事长)

政府不该以有代价的政策“帮助”政府资助学校(半津)的,尤其是要求董事部以校地、主权做为申请转成政府学校(全津),何况即使是半津学校,每年在申请维修方面,都会获批准,所获数额是申请总额的40至50%。

所以,只要有申请,就有成功获批机会,而且校方至少有权监督施工品质和提出要求,确保物有所值,成果是更完善和符合校方需求,反之全津学校只能听命予教育部,由委派而来的承包商负责处理。

不过,去年及今年,两校申请维修篱笆、木板厕所和屋顶拨款,没有批准,所以达士华校就运用早前剩下的政府拨款,自行维修了篱笆。

对于我而言,无论是全津或是半津,各都有其特色和优势,看个各校需要,只是申请成为全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,也不希望新政府以“开倒车”政策,剥削华教未来的发展。

 

林锦志(彭亨董联会主席兼关丹中菁华校董事长)

撇开教育部欲以校地拥有权换取转为政府学校的课题,其实近年来,政府资助学校在申请年度维修拨款方面,看似比政府学校的成功率更高,而且校方有管控运用拨款和施工权力,相反的,政府学校只能处于被动,维修工程只能依赖政府委派的承包商。

所以,教育部长的建议,是不可以让半津学校做出愿意典当主权的举动,因此,尽可能保持原状,是最好的。

我也希望该部勿继续将教育与校地混为一谈,模糊焦点,做为董联会,是坚决反对校地转交政府,换取全津的建议。

 

吉兰丹中正中小学是半津学校。

卢宇廷(劳勿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)

在教育法令之下,没有全津或半津之分,希望新政府一视同仁,公平对待全津及半津学校,使国内1200多所华小都能享有同等的福利,包括拨款维修,不要延续前朝政府不公平的政策。

据我所知,最近几年无论全津或半津,政府都很少拨款提升国内华小的设备。如我本身担任董事长的双溪兰华小,不论维修礼堂或增添其他软硬体设备,都是自力更生,通过董家教三机构成员向热心人士募捐。

我不赞成将半津华小,申请转为全津学校,担心届时董事部不但失去自主权,也不易申请到政府的教育拨款,陷入两头不到岸的困境。

 

刘木水(劳勿都赖华小董事长)

本校是劳勿县10所华小当中,唯一的半津华小,拥有121名学生,包学前班的21名。

虽然教长马智礼呼吁国内半津华小,申请转为全津学校。但本校暂时不打算申请为全津,因为担心校地拥有权易手后,董事部会失去自主权。

这是一项重大的决定,不是我一个人能够作主,必须经过董事部召集全体董事及村民开大会讨论。

总而言之,我吁请政府,尤其是教育部,应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,不论是半津或全津,公平发放拨款,提升学校各种软硬体设备,使莘莘学子受惠。

 

拿督邓福乐(直凉华校董事长)

直凉华校是全津华小,全津华小的好处是不用去烦恼硬体设备的问题,同时申请硬体设备比较容易,例如早年所建的300万教学楼,不向华社捐钱,唯有近年打造精明教室时是自主筹款。

直凉华小是比较特殊,除了部分土地已献给政府之外,尚有一部分土地属地方组织直凉华夏大会堂所拥有,另有一部分则是礼堂范围则属于直凉华小董事部。

我认为应该维持现状就好,一些半津学校,需要看清除献地的条件,董事部千万不要丧失自主权。

 

吴有平(金马梳华校董事长)

近年来,全津华小虽然不需烦恼硬体设施,可是却面对着行政费用无下落的情况,而半津在要发展设施时,虽然需面向社会大众的捐款,却不时获得行政拨款。

我个人认为董事部还是需要捉紧自主权,尤其是监督华教发展的脚步上,华教需要走一步看多几步,看得更远更多。

 


*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、人身攻擊、庸俗、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;必須審核的留言,或將不會即時出現。
距离 0 km
距离 0 km
距离 0 km
距离 0 km
EC民调
看大家意见 更多
你赞同教育部取消小学1、2、3年级考试吗?
你赞同教育部取消小学1、2、3年级考试吗?